永利402com官方网站 > 永利国际 > 扎哈愿意再修改被安倍叫停的东京奥运主场馆方案
2020-01-19
扎哈愿意再修改被安倍叫停的东京奥运主场馆方案

东京11月16日(记者 Elaine Lies) - 在日本奋力保持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筹备工作按计划进行之际,日本官员周一称,新国家体育场将于2017年开工建设。

图片 1

图片 2

日本经济饱受企业资本支出下滑和投资活动迟滞困扰,现已再次陷入衰退境地。

扎哈哈迪德目前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体育场馆设计方案效果图。

伴随着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成功,7年之后去怎样的场馆观看比赛成为了大家的关注点,设计什么样的场馆才能既满足运动员们需求又满足观众的眼球呢?就让我们用艺术的眼光来盘点几个奥运场馆的设计方案,为北京冬奥会参考一下吧!1.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位于俄罗斯联邦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的索契市的一座体育场,可容纳40000人,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是2014年索契冬季奥运会开幕式、闭幕式场馆。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Fisht Olympic Stadium)建在索契奥林匹克公园内,它是根据俄罗斯的菲施特山(Mount Fisht,高2857米)来命名的,可容纳4万名观众。体育场观众席侧面朝大高加索山方向开阔设计,从山上吹来的自然凉爽的风在体育场回荡,非常舒适。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倾斜的外观对应了体育场地处海岸线又背靠大山的特点,夜晚点灯后将成为一座色彩斑斓的场馆,显示出冬奥会的魅力。体育场位于索契奥林匹克广场,多层台阶引导观众前进,并通向墩座。光滑的扶壁上构架起一座巨大的屋顶。透明的外墙暴露出构件,也形成观看山脉和海洋的景观走廊。屋顶边角的弯曲和墩座形成动态的对比关系。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也符合国际足联的比赛要求。拱形体育场的侧翼是平台,中间是连续的碗状结构。菲施特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外部采用透明全玻璃结构,这一设计灵感来源于体育场所处的地理位置以及多山的背景。2.20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夏季奥运会巴西里约热内卢奥林匹克公园建在巴拉达帝茹卡区旁边的一个半岛上,34个运动场馆中的15个以及奥林匹克村和新闻媒体都将建造于此。而这些建筑的设计师正是2012年伦敦奥运场馆的设计师。这是近三年来里约热内卢第一次发布的关于奥运会的图片,旨在让众多体育迷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倒数奥运会的到来。奥林匹克村占地300英亩(约合121万平方米),将用于举办15项奥运比赛项目和11项残奥会比赛项目。15个奥运场馆邻水而建,为观众提供更好的视野。艾奕康国际建筑工作室曾设计建造了2012年伦敦奥林匹克公园。针对里约热内卢的奥林匹克场馆,建筑设计师们参考了巴西经典建筑和自然风情进行设计,希望除了作为奥运比赛场馆以外,这些场馆也可以被当成一座城市的遗产。3.2018年韩国平昌冬奥会这是由韩国创意建筑师研究所为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冰上运动主运动场所作的设计。这份总体规划基于冬季奥运会Newhorizons的愿景,体现了当地独特宜人的自然风光。速度滑冰体育场具有优美的轮廓设计,其创意来源于充满动感的速度滑冰比赛。在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上,本项目坐落于江陵的Coaster Cluster,和Alpensia Cluster的Bogwang凤凰滑冰公园连在一起。江陵的Coaster Cluster是12世纪东岸核心经济城的一员。本项目坐落于与其他城市的交叉口,是文化、旅游和历史的对外交流根基点。本运动场集合了管理和滑冰服务,降低了运营成本。该项目北边有一座美丽的镜浦湖,经过整修后与项目南边的已有的体育场通过Eco天桥和地下通道连接。每个停车库都设计在主要溜冰场和行政/后勤服务房的旁边。后勤通道的连接保证了效率,并降低了车流量,把车道和人行道分开。从室内可以眺望美丽的镜浦湖,与2018年平昌冬季奥运会主题相应。总体规划与城市发展方向一致。其多层的建筑,包括了第二层的人行长廊和第一层的车辆通道,两者完全分开。4.2020年日本东京夏季奥运会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为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体育场馆设计的方案,灵感来自于自行车选手的帽子。两周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终拍板,宣布废除该方案,重新制定新方案以节省成本。扎哈事务所于28日在其网站上发表了1400字的声明,称项目预算的膨胀与设计本身无关,东京当地施工成本的增加以及由主管单位指定结构商应被纳入考量。但事务所仍表示愿意进一步配合提供修改方案,以确保体育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顺利完工。此前,包括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和槙文彦在内的日本国内建筑师批评扎哈的设计规模过大、与周遭环境不协调,不过导致这一方案最终流产的主要原因还是其不断增长的成本。根据扎哈最初的设计方案,新国立经济场的建设成本为1300亿日元,然而此后估算的实际成本不断攀升,现在已经达到了2520亿日元,翻了近一倍。在长达1400字的声明中,扎哈事务所称这一项目的设计和成本预算都得到了东京奥运会的主管部门日本体育振兴中心的批准,并反复提及扎哈事务所自始至终都积极主动地寻求削减预算的方案。

公众对成本上涨的不满导致今年夏季体育场设计被废止。这是素以效率和准时闻名的日本遭遇一连串尴尬的第一个。

英国建筑师扎哈哈迪德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主体育场馆自设计方案公布以来就风波不断。先是日本国内建筑师联名反对,称其与周围的环境极不协调,在年初重新拿出修改方案后,扎哈的设计依然被日本建筑师矶崎新嘲笑为一只老海龟。

编辑:徐啸岚

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否决了英国Zaha Hadid Architects的体育场设计方案后,国际奥委会出面干预,提出2020年1月为体育场竣工时间。日本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Hakubun Shimomura)在体育场设计被废除后辞职。

两周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最终拍板,宣布废除该方案,重新制定新方案以节省成本。扎哈事务所于28日在其网站上发表了1400字的声明,称项目预算的膨胀与设计本身无关,东京当地施工成本的增加以及由主管单位指定结构商应被纳入考量。但事务所仍表示愿意进一步配合提供修改方案,以确保体育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之前顺利完工。

该体育场设计方案仍空缺,新设计的角逐计划在12月出结果。

7月1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废弃原本由扎哈哈迪德设计的2020年东京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主场馆建设方案,将从零开始制定新方案以节省成本。

“与原计划相比,这确实太晚了,”日本体育委员会副总裁Takakuni Ikeda称。JSC负责体育场的运营。他指出,在之前的设计被废除后,已在8月发布新的时间表。

7月28日,扎哈事务所在其网站上发表声明对此作出回应。此前,包括普利兹克奖得主伊东丰雄和槙文彦在内的日本国内建筑师批评扎哈的设计规模过大、与周遭环境不协调,不过导致这一方案最终流产的主要原因还是其不断增长的成本。根据扎哈最初的设计方案,新国立经济场的建设成本为1300亿日元,然而此后估算的实际成本不断攀升,现在已经达到了2520亿日元,翻了近一倍。

上一篇:Turkey承认撤消与华夏的防空对空导弹订单 下一篇:没有了